电话:183 518 17116
地址:南京市广州路1号,易发信息大厦12楼G座
在线QQ:327739261
首页 > 成功案例 > 机动车交通事故责任纠纷 判决书
地址: 南京市广州路1号,易发信息大厦 12楼 G座;地铁一号线,珠江 路站下,1 号口出站就到
电话: 183 518 17116
传真: 025-66605229
邮箱: 327739261@qq.com
联系人: 高敬杰
机动车交通事故责任纠纷 判决书

基本信息

审理法院:南京市浦口区人民法院

案  号:(2016)苏0111民初6248

案件类型:民事

案  由:机动车交通事故责任纠纷

裁判日期:2016-10-19

法  官:米庆光

审理程序:一审

原  告: 

沈歆歆

沈某

许思海

金秀兰

被  告: 

黄名飞

王祖友

张仕华

李康富

南京新木物流有限公司

信达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南京中心支公司 企业信息

范礼荣

中国人寿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镇江市中心支公司 企业信息

原告代理律师:

 

高敬杰 [江苏宁联律师事务所]

被告代理律师:

 

陈龙 [江苏众盛律师事务所]

周亮 [江苏朱方律师事务所]

文书性质:

判决

文书正文


当事人信息

原告:沈歆歆,男,1985311日出生,汉族。

原告:沈某。

原告:许思海,,195744日出生,汉族。

原告:金秀兰,,1962812日出生,汉族。

以上四原告共同委托诉讼代理人:高敬杰,江苏宁联律师事务所律师。

被告:黄名飞,,198954日出生,汉族。

被告:王祖友,男,1963106日出生,汉族,务农。

被告:张仕华,女,1966105日出生,汉族,务农。

以上三被告共同委托诉讼代理人:陈龙,江苏众盛律师事务所律师。

被告:李康富,,197055日出生,汉族。

被告:南京新木物流有限公司,住所地在江苏省南京市栖霞区龙潭街道临江村东升2号。

法定代表人:贾全奎,该公司总经理。

被告:信达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南京中心支公司,住所地在江苏省南京市鼓楼区汉中门大街463楼。

负责人:涂萍,该公司总经理。

委托诉讼代理人:丁勇,该公司员工。

被告:范礼荣,,1967927日出生,汉族。

被告:中国人寿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镇江市中心支公司,住所地在江苏省镇江市黄山南路20号德润大厦10楼。

负责人:季志武,该公司总经理。

委托诉讼代理人:周亮,江苏朱方律师事务所律师。

审理经过

原告沈歆歆、沈某、许思海、金秀兰与被告黄名飞、王祖友、张仕华、李康富、南京新木物流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新木公司)、信达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南京中心支公司(以下简称信达保险公司)、范礼荣、中国人寿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镇江市中心支公司(以下简称人保镇江公司)机动车交通事故责任纠纷一案,本院于2016815日立案后,依法适用简易程序,公开开庭进行了审理。原告沈歆歆、沈某、许思海、金秀兰的委托诉讼代理人高敬杰,被告黄名飞、王祖友、张仕华的委托诉讼代理人陈龙,被告新木公司法定代表人贾全奎,被告信达保险公司委托诉讼代理人丁勇,被告人保镇江公司的委托诉讼代理人周亮到庭参加诉讼。被告李康富、范礼荣经本院合法传唤无正当理由拒不到庭参加诉讼,本院依法缺席审理。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原告沈歆歆、沈某、许思海、金秀兰向本院提出诉讼请求:要求判令被告赔偿原告各项损失共计1211791.5元;诉讼费由被告承担。事实和理由:2016629755分许,被告新木公司驾驶员李康富驾驶苏A×××××重型半挂牵引车、苏A×××××挂重型普通半挂车沿花慈线由东向西行驶至4.5KM处,与迎面遇情况行至路左的王静驾驶的载有许金玲的无牌二轮燃油车相撞,造成驾车人王静当场死亡,乘车人许金玲经医院抢救无效死亡的重大交通事故。原告认为,被告李康富没有尽到注意义务,且车速较快,应承担相应的责任,被告范礼荣将车辆停在正常行驶的道路上,阻挡了王静的视线及正常行驶,也应承担相应的责任。后经南京市公安局浦口分局交警大队认定:李康富负事故同等责任、王静负事故同等责任,许金玲无责任。原告对该事故认定书不认可,于201683日向南京交管局申请复核,南京交管局以王静家属已向法院起诉为由,不予复核。

被告辩称

被告新木公司辩称,新木公司在被告信达保险公司投保了交强险和商业三责险,要求信达保险公司在保险范围内承担赔偿责任;被告李康富系新木公司驾驶员,事发时系职务行为;事故发生后,新木公司给付原告方现金50000元,要求在本案中一并处理。

被告信达保险公司辩称,本起事故车辆在信达保险公司投保了交强险、商业三责险100万含不计免赔,事故发生在保险期间内;本起事故信达保险公司投保车辆负事故同等责任,信达保险公司同意在保险范围内承担相应的赔偿责任;因该起交通事故造成两人死亡,故交强险部分应预留50%的份额,商业三责险部分按同等责任即50%承担赔偿责任;信达保险公司不承担诉讼费用;另因死者父母年龄均未满60周岁,故信达保险公司不同意赔偿其赡养费。

被告人保镇江公司辩称,原告所述并无客观依据,事故发生时,范礼荣是否是苏A×××××驾驶员无法确定,苏A×××××是否在现场在事故认定书中也没有反映出来,被告范礼荣也非道路交通事故认定书中的当事人,因此人保镇江公司认为与本案无关,请求法庭查明事实驳回各原告诉讼请求。苏A×××××车辆在人保镇江公司投保交强险、商业险100万,含不计免赔,保险期限是2016611日至2017610日。

本院查明

本院经审理认定事实如下:20166290755分许,被告新木公司驾驶员李康富驾驶苏A×××××重型半挂牵引车、苏A×××××挂重型普通半挂车沿花慈线由东往西行驶至4.5KM处,与迎面遇情况行至路左的王静驾驶的载有许金玲的无牌二轮燃油车相撞,造成王静、许金玲受伤,两车不同程度损坏的交通事故。后王静经120救护人员现场确认死亡,许金玲经医院抢救无效于当日下午死亡。2016729日,南京市公安局浦口分局交警大队出具道路交通事故认定书认定:李康富驾驶机动车上道路行驶,对道路情况观察不力,措施不当,是造成事故的原因之一,李康富负事故的同等责任;王静未按照驾驶证载明的准驾车型驾驶未经公安机关交通管理部门登记的二轮摩托车上路行驶,遇情况行至路左与迎面车辆发生碰撞,且驾驶时未按规定戴安全头盔,是造成事故的原因之一,王静负事故的同等责任;许金玲无与事故有关的违法行为,许金玲无责任。201683日,四原告因对该事故认定书不认可,向南京市交管局申请复核,南京市交管局以王静家属已向法院起诉为由,不予复核。

另查明,沈歆歆系死者许金玲丈夫,二人于20071128日登记结婚,于2008513日育有一子沈某;许思海系死者许金玲的父亲,许思海出生于195744日;金秀兰系死者许金玲母亲,金秀兰出生于1962812日;死者许金玲无其他同顺位继承人。

再查明,黄名飞系死者王静丈夫,王祖友系死者王静父亲,张仕华系死者王静母亲,死者王静无其他同顺位继承人。

又查明,事故车辆苏A×××××重型半挂牵引车登记在被告新木公司名下,并在被告信达保险公司投保了交强险、商业三责险100万含不计免赔,事故发生在保险期内。李康富系被告新木公司驾驶员,事发时系履行职务行为。事故发生后,被告新木公司给付原告方50000元。

事故发生后,何建梅、李康富、范礼荣、刘宏先后前往南京市公安局浦口分局交通警察大队接受询问。

何建梅,事故发生时,系李康富驾驶的苏A×××××车上乘坐人,其在201674日询问笔录中陈述,在其乘坐的苏A×××××车辆与对向驶来的另一辆水泥搅拌车逐渐接近会车时,有一辆载人摩托车从水泥搅拌车车尾处拐到其车道上,苏A×××××车辆躲避不及,造成两车相撞并致摩托车驾驶人、乘坐人死亡的经过。

李康富,事故发生时,系苏A×××××车辆驾驶员,其分别于2016629日与201671日接受询问,并在笔录中陈述,在其驾驶的苏A×××××车辆与对向驶来的另一辆水泥搅拌车逐渐接近会车时,有一辆载人助力车从水泥搅拌车左侧后面拐到其车道上,其驾驶的苏A×××××车辆虽有减速但仍躲避不及,造成两车相撞并致摩托车驾驶人、乘坐人死亡的经过;另外水泥搅拌车减速是因为其前方有自行车和行人,水泥搅拌车是正常减速,与助力车没有接触。

范礼荣,事故发生时,系另一辆水泥搅拌车驾驶员,其在2016629日、2016728日、2016922日接受询问。在2016629日笔录中陈述,其车辆与后面的摩托车没有发生接触;在2016728日笔录中陈述,当时其正常减速行驶,从后视镜中看到后面的摩托车从其车辆左侧尾部超车时与其驾驶的车辆有接触;在2016922日笔录中陈述,当时其注意力全部在前面车子上,并没有看到摩托车与其驾驶的车辆有接触,是公司总经理刘宏让其告诉交警队当时其驾驶的车辆与摩托车有接触的。

刘宏,南京久浦混凝土有限公司总经理,其在2016926日询问笔录中陈述,是一个自称是死者公公的姓黄的人找到他,要求他们公司到交警队承担部分事故责任,从而使死者家属在保险公司多得些赔偿,其出于同情,就让驾驶员范礼荣去交警队改口供。

上述事实有原、被告在法庭上陈述,原告提交的道路交通事故认定书,事故复核不予受理通知书,沈某出生证明、户口本、常住人口登记卡,结婚证,安徽省桐城市金神镇村民委员会和安徽省桐城市公安局金神派出所出具的证明,个人参保缴费证明及户口迁移证明及常住人口登记卡,住宿费发票、交通费发票、安徽省桐城恒生医院出具的误工证明、工资表,驾驶证、行驶证,何建梅询问笔录,李康富询问笔录,范礼荣询问笔录,刘宏询问笔录;被告提供的收条等证据证实。

本院认为

本案争议焦点为:1、被告黄名飞、王祖友、张仕华是否应承担赔偿责任;2、被告范礼荣、人保镇江公司是否是事故责任方,是否应当承担赔偿责任;3、原告许思海、金秀兰的扶养费主张能否得到支持。

关于争议焦点1、被告黄名飞、王祖友、张仕华是否应承担赔偿责任。本院认为,王静在本起交通事故中负事故同等责任,应对原告沈歆歆、沈某、许思海、金秀兰的合理损失承担相应的赔偿责任,但王静同样在交通事故中死亡,其父亲王祖友、母亲张仕华、丈夫黄名飞应在继承王静遗产范围内承担赔偿责任。故被告黄名飞、王祖友、张仕华应在继承王静遗产范围内承担相应的赔偿责任。

关于争议焦点2、被告范礼荣、人保镇江公司是否是事故责任方,是否应当承担赔偿责任。首先,南京市公安局浦口分局交警大队出具的道路交通事故认定书中,并未提及水泥搅拌车与范礼荣,从时间上看,事故发生于2016629日,事故发生后不久,交通警察就赶赴现场勘查取证,何建梅于201674日,李康富于2016629日、201671,范礼荣于2016629日、2016728日先后接受交警大队询问,后交警大队于2016729日作出事故认定书。本院认为,该份事故认定书,已经充分考虑了现场勘查各种材料及证人证言、当事人陈述,具有较强的证明力。其次,原告方认为何建梅、李康富、范礼荣的询问笔录,能够证明水泥搅拌车是事故的责任方之一,从何建梅的笔录来看,其陈述乘坐的苏A×××××车辆与对向驶来的另一辆水泥搅拌车逐渐接近会车时,有一辆载人摩托车从水泥搅拌车车尾处拐到我方车道上,苏A×××××车辆躲避不及,造成两车相撞并致摩托车驾驶人、乘坐人死亡的经过。李康富的笔录对于事故的发生经过与何建梅陈述基本一致,并认为对向的水泥搅拌车系正常减速,与助力车没有接触。范礼荣第二次询问笔录虽陈述其驾驶的车辆与助力车有接触,但并未发现其车辆尾部与助力车有碰撞的痕迹;从常理来看,事发时,水泥搅拌车与助力车均在何建梅、李康富前方,相较于范礼荣(从后视镜观察,且又要注意与前方车辆会车情况)可能视野更开阔,观察的更仔细,且范礼荣的陈述与第一次笔录陈述明显不一致。故本院认为,仅凭范礼荣的陈述,不足以认定水泥搅拌车与助力车有碰撞的事实。最后,从事发经过、现场勘验材料、证人证言、事故认定书等现有证据来看,没有证据证明范礼荣存在违法驾驶机动车、违反道路交通安全法律法规的情形。综合庭后本院从交警队调取的范礼荣2016922日、刘宏2016926日笔录中陈述,本院认定范礼荣不是事故责任方,对四原告要求人保镇江公司承担赔偿责任的诉请,本院依法不予支持。

关于争议焦点3、原告许思海、金秀兰的扶养费能否得到支持。《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人身损害赔偿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二十八条第二款规定,被抚养人是指受害人依法应当承担扶养义务的未成年人或者丧失劳动能力又无其他生活来源的成年近亲属。本案中,事故发生时,原告许思海尚未到60周岁,被告金秀兰尚未到55周岁,均未达到法定退休年龄,且亦未提供证据证明其已丧失劳动能力,故对原告许思海、金秀兰的扶养费诉请,本院依法不予支持。

本院认为,公民的生命权受法律保护。《中华人民共和国侵权责任法》第十六条规定,侵害他人造成人身损害的,应赔偿医疗费、护理费、交通费等为治疗和康复支出的合理费用,以及因误工减少的收入。造成死亡的,还应当赔偿丧葬费和死亡赔偿金。许金玲因交通事故死亡,其近亲属有权要求赔偿义务人赔偿财产损失和精神损失。因李康富在本起交通事故中负同等责任,李康富系新木公司驾驶员,新木公司认可李康富的职务行为,故新木公司以承担50%的赔偿责任为宜。鉴于事故车辆在信达保险公司投保了交强险和限额为100万元不计免赔的商业三者险,本起交通事故发生在保险期间内,故信达保险公司应该在交强险内先行赔偿,超过交强险赔偿限额的在商业三者险限额内承担相应赔偿责任。又因该起交通事故造成两人死亡,故信达保险公司应在交强险死亡赔偿金限额110000元项下赔偿55000元(另55000元已赔付给另一受害人王静)。

对原告沈歆歆、沈某、许思海、金秀兰因许金玲死亡造成的各项损失,根据相关法律规定,本院作如下认定:

1、原告主张死亡赔偿金743460元(37173/×20年),数额适当,本院予以确认。

2、原告主张丧葬费30891.5元(61783/÷12/×6月),数额适当,本院予以确认。

3、原告主张精神损害抚慰金50000元,数额适当,本院予以确认。

4、原告主张扶养费374490元,其中沈某124830元(24966/×10÷2人),结合沈某年龄及抚养人人数,本院予以确认;许思海、金秀兰249660元,因无证据证明其已丧失劳动能力,本院对该诉请不予支持;故本院认定扶养费应为124830元。

5、原告主张办理丧事人员的误工费用5450元,本院综合考虑其近亲属人数、办理丧事必要时间,酌定该项费用3000元。

6、原告主张办理丧事人员交通费3000元,其中有发票的为440元;本院综合考虑其近亲属住所,酌定该项费用1000元。

7、原告主张办理丧事人员住宿费2500元,根据其提供的发票金额,本院认定该项费用1600元。

8、原告主张衣物损失2000元,无证据提供,被告认可300元,本院酌定该项损失500元。

综上,原告沈歆歆、沈某、许思海、金秀兰各项损失为:死亡赔偿金868290元(其中包含被扶养人生活费124830元)、丧葬费30891.5元、精神损害抚慰金50000元、办理丧事人员的误工费3000元、交通费1000元、住宿费1600元、衣物损失500元,共计955281.5元,扣除交强险项下死亡赔偿金55000元及财产损失500元,余款899781.5元,保险公司应按50%责任负担449890.7元,故保险公司共计应赔偿原告各项损失合计505390.7元。被告新木公司垫付了50000元,扣除其应当负担的诉讼费3027元,余款46973元应予返还。王静应按50%责任负担449890.7元,因王静同样在交通事故中死亡,故被告黄名飞、王祖友、张仕华应在继承王静遗产范围内负担449890.7元赔偿责任。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侵权责任法》第十六条第十七条第十八条第二十二条《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人身损害赔偿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十七条第三款第二十二条第二十七条第二十九条《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一百四十四条之规定,判决如下:

裁判结果

一、被告信达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南京中心支公司于本判决生效之日起五日内赔偿原告沈歆歆、沈某、许思海、金秀兰各项损失505390.7元(被告信达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南京中心支公司从上述款项中将46973元直接扣付给被告南京新木物流有限公司);

二、被告黄名飞、王祖友、张仕华于本判决生效之日起五日内在继承王静遗产范围内赔偿原告沈歆歆、沈某、许思海、金秀兰损失449890.7元;

三、驳回原告沈歆歆、沈某、许思海、金秀兰的其他诉讼请求。

如果未按本判决指定的期间履行金钱给付义务,应当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二百五十三条之规定,加倍支付迟延履行期间的债务利息。

案件受理费6054元,减半收取计3027元,由被告南京新木物流有限公司负担。

如不服本判决,可在判决书送达之日起十五日内,向本院递交上诉状,并按对方当事人的人数提出副本,上诉于江苏省南京市中级人民法院。根据《诉讼费用交纳办法》有关规定,并向江苏省南京市中级人民法院预交上诉案件受理费6054元。南京市中级人民法院开户行:中国工商银行南京市汉口路支行。账号:a

审判人员

代理审判员米庆光

裁判日期

二〇一六年十月十九日

书记员

书记员唐振宇

 

 

地址: 南京市广州路1号,易发信息大厦 12楼 G座;地铁一号线,珠江 路站下,1 号口出站就到
电话: 183 518 17116
传真: 025-66605229
邮箱: 327739261@qq.com
联系人: 高敬杰
 
  技术支持 苏ICP备12001459号-1